《鱿鱼游戏》爆火背后这些年轻人早已吃下负债的苦身负30多万元债务的裴彤给出的答案是“看如何和催债人员周旋了”。前几天,闺蜜向她吐槽自己工作两年无存款,且背负两万债务时,裴彤甚至有些羡慕对方,“负债两万算什么,我要是欠这点钱就开心死了。”

  无处不在的借贷平台,是裴彤欠下大额债务的“元凶”。网购可以用京东白条和花呗、借呗,旅游可以用携程拿去花,甚至连社交平台微博都有借贷工具。

  裴彤被无处不在的借贷平台围得密不透风,将奢侈品、大宗消费品放入购物车时,更是产生一种“虚假式富有”的满足感。此后,她犹如脱缰的野马,在提前消费的路上难以回头。

  据猎聘发布《当代年轻职场人现状洞察报告》显示,近四来“90后”中高端人才薪资呈现逐年上涨态势,自2019年-2021年,平均年薪分别为11.13万元、11.92万元、13.05万元。工资上涨也意味着消费力的上涨。

  当越来越多年轻人过上“轻奢、高负债”的生活,无形中也给自己布下一场测试心智和极限承压能力的现实版“鱿鱼游戏”。

  越是满足自己的欲望就越花钱,花钱越多、就越要拼命工作来满足消费需求。这一闭环,形成了“消费陷阱”。这也是大部分年轻人收入越来越高,却负债累累的真实原因。

  类似的故事正在年轻群体中发生、重演,甚至已经蔓延到大学生群体中。《2021年中国大学生消费行为调研分析报告》显示,有54.9%的大学生赞成超前消费,且其中11.9%的大学生有超前消费习惯。而在有超前消费行为的大学生中,近四成超前消费金额在500-1000元。

  面对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和与日俱增的经济压力,负债的90后们试图寻找新的出路,努力上岸。有的进入婚庆公司做运营;有的开启自己的多重职业和身份,成为一名“斜杠青年”;有的面临巨款压力束手无措,不敢告知亲人。

  这件事情发生了快两年了,我现在过得生不如死。心态也从对未来还算有所期待,变成了如今的心如死灰。

  我背负高债,不是因为自己超高消费或其他不可抗拒因素,而是被从小一起长到大的闺蜜骗去投资。更可笑的是,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否曾线年底开始,当时我和老公结束3年的北漂生活,带着20万回到了农村老家,幻想着之后在县城买个大面积的楼房,让老人孩子也享受冬天有暖气的小日子。

  多位受骗者曾自发组织去上海总部维权,按照官网地址到达实地后,发现玻璃大门紧闭,办公室空空。

  在县城买房的幻想破灭了,并且我拿去投资的钱,有一半是自己通过信用卡和抵押房产套现,欠款需自己偿还。起初,我试图通过以贷养贷,多开几张信用卡,拆东墙补西墙。几次折腾后我发现随着还款周期的延长,负债数额像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。

  直到去年年底,负债总额已经涨到30万,患上焦躁症的我实在承担不了如此负担,便向家里人坦白。自己家境一般,老父母和老公便到处和亲戚借钱。

  我白天在餐馆打工,晚上去夜市卖衣服。终于在今年上半年,全家人东拼西凑把信用卡全部还清。至于亲戚们的20多万欠款,我可以喘口气慢慢还。

  22岁开始后,我先是超前消费,后来以贷养贷,直到今年下半年才梳理自己的负债情况。我把每个平台的账目记录在纸上,发现自己共在10个网贷平台借钱,单个平台最多欠款7万,最少1万多,共近37万贷款。这个数字刚算出来的时候,我慌得不行。

  疫情一直反复,我也不敢再开店,医生们也不放假且没有加班费,收入骤降。我不得不通过在携程、微粒贷等新平台网贷,偿还之前开店遗留的欠款。

  2019年年底,我开了一家直播公司,6个月后,因为经营不善以及合伙人财务造假,公司倒闭了,之后我就踏上了偿还数十万债务的漫漫之路。

  诸多一夜暴富的例子,冲昏了我的头脑。如果自己能当秀场主播的老板,岂不是赚得更多!

  2019年下半年,我在市区租下三百多平的办公室,和一位女主播介绍过来的运营总监组建成了两人领导班子。并且挖来几位之前认识的主播朋友,为了稳住主播的心,我还给她们每人提供了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。

  开播初期,公司效益并不乐观,开支却越来越大。运营总监安慰我,每个新公司都会经历艰难的前期,只要公司资金到位,他绝对能让平台做到当地秀场直播第一。

  他在秀场直播方面的经验是毋庸置疑的。与我合作之前,他有两次直播行业的创业经验,他培养的女主播有时一个月甚至可以赚十几万。

  我2015年本科毕业,但第一份工作很不顺利。因为我们专业很冷门,不好就业。我通过社招进入一家小公司,虽然是新人,却没任何人带领入行,也没有任何培训制度。

  父母在我待业这段期间,一直在劝自己考公务员。他们老是打击我的工作,认为设计行业没前途,于是我开始全职备考各种编制考试。女孩子天生有一颗爱美的心。备考期间,为了祛除太田痣,我做了好几个疗程的激光手术,4800元一个疗程,很快之前存的5000元就花光了。那时,花呗、借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我便开始了提前消费的生活。

  拿到贷款后的我,先是分期购买了最新款的iPad,每月只需还款500元。被超前消费的甜头冲昏了头脑的我,至此沉溺其中,无法自拔,开始买苹果手机和电脑,没有收入就用借呗和微粒贷救急。

  没有生活的压力导致我一直对债务习以为常,去年国庆买了飞机票1000多元也不心疼(现在真想骂醒自己)。我所说的“没有任何生活压力”,是指自己当时没钱就向网贷平台借款,不知道欠款意味着什么,根本没考虑以后,像个鸵鸟一样回避所有的财务问题。

  被辞退那段时间,我压力很大,没停止用花呗买买买的节奏。因为花钱总能让自己短暂远离现实世界的烦恼,把钱花出去那一刻,负面情绪似乎也被消解。

  当时我前男友经常说我眼部有细纹、长相显老之类的话。为了改变自己,我花了1万多做热玛吉。医美存在过度宣传,导致爱美的女孩子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。热玛吉的实际效果是,仅仅让我眼部细纹淡了一丢丢,且维持仅3个月就和以前一样了。直到现在,家里人也不知道这件事。

  2020年,我做完热玛吉,已负债8万多。这时,开始用借呗、花呗、微粒贷、美团来回周转,若实在没地方可借钱,就向同事借,之后尽快还她。那时,我仍未感知提前消费的可怕。

  直到去年底,一位B站UP主的视频,骂醒了我,让我明白金钱的逻辑,决定停止提前消费这个愚蠢的负债行为,开始准备上岸。

  面对接近8万债务,我有点不知所措。我不想一开始就面对自己的财务余额是负8万的数字,会给自己极其大的压力。所以,我下了一个记账软件,对自己说“从这一刻开始,你从0开始进行攒钱”。

  节流方面。我停掉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低价保险,通过淘宝更换成月租8元的话费套餐,停掉全部平台的充值会员。还卖掉全部闲置的美容仪和护肤品,通过自己买菜做饭,把每个月伙食费从1500元缩减到900元以内。

  从前不知柴米油盐贵,现在,我已经从每月开销1万多,变为每个月只花4千多的女生,若加上今年即将到来的年终奖,我即将还完8万的贷款。可能再过不久,我就要有存款了。

  提前消费真是巨大的消费主义陷阱,我以前是多么傻,总觉得要做个精致的女人,要对自己好。殊不知今天用了明天的钱,明天的欲望只会被刺激得更大,实力匹配不上欲望是十分痛苦的。希望大家以我为戒,控制消费,警惕消费主义的陷阱。